• <optgroup id="1o2tu"><em id="1o2tu"><del id="1o2tu"></del></em></optgroup><sub id="1o2tu"><sup id="1o2tu"></sup></sub>
    1. <samp id="1o2tu"><blockquote id="1o2tu"><strike id="1o2tu"></strike></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1o2tu"><li id="1o2tu"><del id="1o2tu"></del></li></optgroup>
    2. <track id="1o2tu"><em id="1o2tu"></em></track>

      <optgroup id="1o2tu"></optgroup>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尚德魔咒難消,“資本大鱷”鄭建明何去何從?

      2019-08-05 14:23
      角馬能源
      關注

      時過境遷,這位曾經拯救光伏界的“白馬騎士”,如今正在等待屬于他的“白馬騎士”。

      文/ 師雨菲

      編輯 / 粟靈

      常州八月,熱浪翻滾,但鄭建明的心情一片冰冷。

      一個月前,這位順風光電投資(中國)有限公司(下稱“順風光電”)實控人收到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人民法院發來一紙裁定書。

      在一起執行案件中,法院依法查詢后發現,被執行人順風光電名下無銀行存款、房產、車輛等財產可供執行。

      法院宣布凍結該公司在江西順風光電投資有限公司持有的45000萬股股權(占公司100%),凍結日期自2019年3月13日起至2022年3月12日。該公司也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無期)。

      時至今日,鄭建明還仍在泥潭中掙扎。

      倘若將時鐘指針撥回到六年前,光伏行業正值至暗時刻。這位“門外漢”逆市入局,斥資30億抄底尚德。將世界第一大光伏制造商收入囊中,鄭建明一躍成為光伏行業最炙手可熱的大佬級人物。

      此后數年,憑借早年在資本市場歷練出的眼光與膽識,這位跨界玩家在這個草莽云集的產業不斷高歌猛進,期望續寫傳奇。

      但他對光伏產業節奏的把控能力顯然不足,關于他的爭議也伴隨始終。

      在經歷短暫風光后,順風光電如今陷入大潰敗,業界對于其戰略投資還是財務投資的猜測仍未有定論。危機中,鄭建明欲出售順風光電,尚德或將剝離上市公司。

      這位在尚德魔咒下壯士斷腕的資本玩家,成為過去十年來光伏沉浮中又一個令人唏噓的樣本。

      尚德魔咒

      裁定書讓鄭建明的境況雪上加霜。自去年以來,關于順風光電陷入債務危機的消息頻頻見諸報端。

      早在去年9月,鄭建明就被爆出或將以關聯交易的方式轉移負債。他欲以47億元出售順風光電,而接盤方——亞太資源開發投資有限公司則是這位資本大佬旗下的另一家全資公司。

      短短三個月后,順風光電又因一起融信租賃案件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啟信寶的信息顯示,順風光電曾陷入多起債務糾紛,其風險信息高達63條。其中,陽光電源、正信光電等均與其存在買賣合同糾紛。

      順風光電母公司順風清潔能源(01165.HK)公布的年報顯示,自2016年起,該公司已連續三年凈利潤為負。截至2018年年末,該公司負債總計217.57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85.64%。

      截至目前,出售尚德的交易結果仍存變數。但此交易若完成,意味著昔日光伏明星企業無錫尚德將剝離出上市公司。 曾經拯救尚德于危難之際的鄭建明,如今正陷入尚德魔咒。

      但六年前,他逆勢抄底無錫尚德的傳奇故事還在光伏圈廣為流傳。

      彼時,歐美“雙反”重拳出擊,多晶硅價格暴跌。光伏行業形勢急轉直下,金融機構收緊信貸,投資人也唯恐避之不及。

      行業寒冬中,無錫尚德徹底失去造血功能。

      在這家光伏巨頭茍延殘喘10個月后,鄭建明攜順風光電以30億資金殺入戰局。

      “此時敢于逆勢留下重重一筆的人,一定是不僅看到今天,而且看到光伏未來的人。一定是敢于先手爭取未來,自信有能力承擔風險并動員各種能力實現未來的人。”中國能源經濟研究院首席光伏產業研究員紅煒說。

      鄭建明成為彼時光伏人眼中的“白衣騎士”。這位出身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地產大鱷憑借深厚背景和雄厚財力,在光伏圈長袖善舞。

      “但外界對鄭建明進軍光伏一直爭議十足。有人認為,他是財務投資,賺一筆就離場;也有人說,他是戰略投資,是真的想做一番事業的人。”紅煒告訴「角馬能源」。

      但鄭建明并不滿足于鯨吞世界第一大光伏設備商,他開始高調布局光伏電站,并很快成長為最大的民營光伏電站投資者。

      入局尚德當年,鄭建明一舉收購十余座電站項目,共計投入80億元。該年共有32個項目實現并網發電,裝機容量達890MW。

      其后兩年,順風光電一路披荊斬棘。2015年,該公司更是成功躋身為2015當年中國光伏電站投資企業20強,,以年644MW裝機容量位居第二,僅次于國電投。

      但僅僅一年后,榜單上就已不見其身影。并網、消納、補貼等問題逐一顯露,讓這顆光伏“新星”舉步維艱。

      盡管鄭建明豪爽開局,但順風光電似乎并沒有像他預期一般后勁十足。截至2018年末,該公司建成并投入運營的光伏電站項目僅有58個,裝機容量1500MW。

      去年“531”新政后,鄭建明的光伏事業前景變得更為黯淡。而他所代表的民營光伏電站投資商也或將進入至暗時刻。

      民營電站之殤

      深陷資金危局,曾經的資本大鱷鄭建明不得不嘗試拋售光伏電站以“謀生”。

      數月前,順風清潔能源公告稱,該公司欲出售中國境內約300MW的太陽能電站,并正與若干潛在投資者就交易進行初步磋商。

      順風光電的困境,正是當下中國民營光伏電站行業寒冬的一個縮影。

      一周前,江蘇愛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欲“嫁身”國資華東新華能源投資有限公司,出售其500MW光伏電站以求生。

      而此前,中國最大民營光伏電站運營商協鑫新能源則易主華能集團,在業界掀起軒然大波。

      「智匯光伏」曾統計,今年3月底至5月,短短兩個月間,上市公司公告的光伏電站交易規模就高達1717MW。

      熱鬧的電站交易背后,光伏下游企業的財務窘境日益凸顯。巨大的應收賬款壓力資金密云籠罩了整個光伏圈,國家補貼嚴重拖欠導致民營電站岌岌可危。

      “目前,整個新能源行業補貼拖欠總金額高達幾千億元,裝機容量過千過萬的單一企業被拖欠的補貼資金超百億元。補貼拖欠導致企業現金流為零甚至為負,資金斷鏈嚴重影響企業生產與行業健康發展。”中廣核新能源黨委書記、總裁李亦倫曾說。

      除補貼拖欠外,拖垮民營電站的還有并網消納問題。2015年下半年開始,新疆、青海、甘肅等地曾經的光伏熱土成為棄光限電重災區。

      國家能源局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新疆棄光率高達32.23%,甘肅緊隨其后達到30.45%。

      “所有早期光伏電站投資人都在劫難逃的原因,來自兩個誤判。”紅煒說。

      他指出,早期投資大型地面電站的企業家,大都難逃傳統能源投資思維。在上一個時代的規則里,煤電投資計劃發電時間是5500小時/年,實際總是大于5500小時/年。

      但這一預期對于光伏電站行業卻過于樂觀。光伏發電是計劃發電1500小時/年,實際卻總是小于等于1500小時/年。

      “另一個是對國家信用的誤判。凡是早期投資大型地面光伏電站的企業家,怎么也想不到并網那么難、并網了送電那么難,更想不到時至今日國家已欠光伏發電補貼款項近兩千億元。”他說。

      如今,光伏平價上網時代來臨的號角吹響,并網消納問題將更加凸顯。

      “去補貼后,接網消納問題是光伏發電最重要的制約因素。”智匯光伏創始人王淑娟說。

      數年前,鄭建明曾在一次內部講話中說:“我們進入的能源行業是一個無限成長的行業,只要有本事、有能力,這個行業將無限擴張。”

      資本嗜血的本性將他推向浪潮之巔,但瘋狂擴張和行業誤判也為他釀下今日危局之苦果。時過境遷,這位曾經拯救光伏界的“白馬騎士”,如今正在等待屬于他的“白馬騎士”。

      而籠罩在中國民營光伏電站界的陰霾仍未散去。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夜夜噜狠狠爱2019在线影院